人與人之間的連結

兄妹

在《人魚紀》裡,忘了是誰說過類似這樣的話,與其當這個男人的女朋友,不如當他的親妹妹;當一個男人的妹妹多好啊,能夠被疼愛、甚至寵壞。

我跟哥哥年紀差超過五歲,爸媽時常叮嚀他:「妹妹只有一個。」於是他從小疼我、讓我,我卻從來沒有被相對教導:「哥哥也只有一個。」

在家裡哥哥就只能跟我玩,但是我輸不起,總是威脅他不准贏我;例如我們拿著掃把拖把、當各自的武器對打,他若不小心打贏我,我馬上就生氣地丟掉道具,鬧著說:「我不玩了!」他會馬上跟我道歉,低著頭跟我賠不是,求我再給他一次機會跟他一起玩。

有一次我們一起看電視,看見一隻蚊子飛過空中,我拿起電蚊拍一揮,卻沒有聲響;我納悶:「難道是這支電蚊拍沒電?」突然靈光一閃,想到要測試有沒有電的最快方法,於是我手一伸、往我哥的大腿上一拍。『好痛!!』他轉頭瞪我,我卻輕描淡寫:「我在測試這支電蚊拍有沒有電,你會痛、就代表有電。」他低頭確認自己沒有受傷,喃喃說:『下次交給我測試就好,不要自己亂玩、很危險。』那時年幼的我,只覺得這一切理所當然,全然不知哥哥對我有多好。

– – –

在家很壞的我其實是個雙面人,在學校裡當了模範生也開始當班長;有回,班上一個男生不服我的管教,當面用三字經跟我對嗆並且帶著一幫人做亂,我說:你給我記著。忍住怒氣回到家,第一個就跟哥哥告狀。

「哥,有人欺負我。他用三字經罵我。」
『誰?叫什麼名字?把他家的電話號碼給我。』

我天真地把同學的電話給哥哥,看著他打電話過去,等到該名同學接電話後,一陣更兇猛的三字經怒罵隨之而來,結語是:『你再敢欺負我妹試試看,我們遇得上!』我心想:這樣好像是用暴力解決暴力,不知道會怎麼樣?

幸好那個同學還算理性,馬上告訴他媽媽,隔天我就被班導師叫去單獨詢問。

『班長,聽說你哥哥打電話去罵某某同學?把人家罵到哭?』
「老師,對不起,因為之前那個同學用三字經罵我、又帶著其他人破壞秩序,我回家後隨口跟哥哥一講,他就生氣地打電話罵回去了……」
『原來是這樣,我知道了,暴力是不對,但你也不是故意的;下次發生什麼事情記得先來跟老師說喔,沒事了,我會再警告那個同學然後跟他媽媽解釋,你回座位吧。』

班導師搓了一下湯圓,這個事件就結束了,我爸媽也從來不知道;但是我心裡明白,我真的有錯,畢竟當時聽我哥飆罵那個同學時,我在旁邊覺得以暴制暴、大快人心。班導事後卻特地跟大家說:「老師不在,就是班長最大,以後誰不聽班長的話,就是不聽老師的話。」再也沒有人會不服從我的命令。那時,我覺得我手上的權力簡直可怕。只因為我是模範生、我成績好、我知道怎麼流利表達想法,所以當我順理成章地講那些話,大人也不覺得我有什麼問題。(神奇的是,後來那個同學就跟我和平相處了,他其實人很好,還會主動幫我忙)

在那之後,我不再跟哥哥告狀,但我在家裡依然任性妄為。

– – –

直到有次放學,回家後我書包一放、鞋子一甩,坐在椅子上跟我哥說:「哥,幫我脫襪子。」媽媽在旁邊聽到簡直不可思議,喊著要我不要太過分,我得意地朝她笑:「哥哥才不在意呢。」哥哥走過來,蹲著幫我脫下襪子,卻一臉嚴肅地說:『妳要知道,我是讓妳、不是怕妳。』

從那天起我才明白,哥哥對我好,是他人好,不是因為我多可愛;假如我不尊重他對我的好,有一天,他也就不會再對我好了。

長大後,哥哥變本加厲,我所有3C產品,手機、筆電、隨身聽,全部都是他買給我的。

問他是錢很多嗎,結果他說:「因為妳會愛惜東西,一用就很多年,總覺得買東西給妳,特別划算。」

後來,我就不再隨口跟哥哥說最近想要什麼東西了。他換成家電用品一律買兩份相同,一份他自己用、一份給我。為了堤防他,每次當他跟我介紹什麼新產品,我會很敏銳地說:「喔我不需要,我家已經有什麼什麼了,千萬不要買給我。」

畢竟,我已經有一個很好、很好的哥哥了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