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別壓迫

性教育的起點

看到推特上在討論求學過程中有沒有接受過性教育,回想起來,家庭方面從來沒有,而學校的性教育,確切是在國二時才出現。

賣場的陌生人與表妹

對性教育最懵懂的概念,源自我小學約11歲的時候。當時外公外婆仍健在,家裡跟媽媽的親戚常有來往,我與表姐妹的感情也都不錯;尤其有一個小我兩歲的表妹,她長得很可愛、跟我特別有默契,平時兩家碰面,我們就會窩在一起玩。

有次去一間複合式的賣場,大人陪著年紀較長的孩子去買書,我跟表妹牽著手偷偷溜走,跑到其他地方探險;玩了一陣子,表妹說想回去找爸媽了,我說好、並且在前方帶路;走到一半,看到前面一個老伯笑瞇瞇卻又不懷好意地盯著我看,就在我覺得疑惑並走經他身邊時,他突然伸長了手、往我臉頰捏了一把說:「唉呀真可愛。」我愣了幾秒,心裡直覺一股噁心、卻不知道要回應什麼,只能繼續往前走,但突然想到表妹還在後面,連忙轉過頭去。

只見那個老伯依舊站在原地,當表妹迎面走經他時,他同樣伸長了手又想摸表妹的臉。但就在碰到的前一刻,表妹馬上抵擋、並用力甩開他的手,露出極其厭惡的表情說:「不要碰我!」老伯嚇了一跳,看了一下週遭沒有人,悻悻然地轉身離開。

表妹一轉頭看見我,隨即回復燦爛的笑臉過來拉我的手,我們一起回去找大人,回家路上坐在車子的後座,我一邊回想、一邊感到震驚。

原來,表妹家有性教育,我家沒有。

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不經我同意之下就碰我,即使是看起來和善的長輩也一樣;假如遇到這樣的狀況,我應該要像表妹那樣,立刻表達自己意願、阻止對方的意圖。一直以來都沒人教我,我是後來自己看書才知道,那種行為就是「性騷擾」。

女校的保險套風波

小學的性教育,非常八股,教一些身體構造,然後就敷衍般地結束。直到國中,我唸的是一所半私立女校,學校裡九成是女學生、另外招收了二成男學生,但班級跟教室都是分開來;國二時,學校來了一個新的健教老師,師大剛畢業的年輕老師,笑起來特別親切好看。

課堂上,她除了完整教我們性知識、也詳盡地介紹了避孕措施,然後叮嚀:「安全性行為的基礎是戴保險套,如果男性有什麼理由不想戴,都是騙人的。戴套就是保護自己、也保護別人。」講完基礎知識,老師拿出了陰莖教具跟保險套,親自拆封並示範戴法。同學們覺得很新奇,一堂課很快就結束了。

然而保險套的風波,卻在課堂後的幾天發生。

打掃廁所的同學,在垃圾桶裡發現了一枚開封過後的保險套殘骸,於是馬上報告給巡堂老師,老師感覺事態嚴重,再度往上呈報;頓時,同學們都聽到了『廁所裡有一枚用過的保險套』的風聲,一時之間引起熱烈討論,我心想:「為什麼要大驚小怪,有戴套、總比沒戴套然後都沒人發現來得好?況且也不能確定內容物是什麼,或許是有人拿來玩,這也算是充滿實作精神。」

然而大人們不是這樣想,每班召開了會議,導師語重心長的說:「這個事情可大可小,健教老師因為這件事情被學校高層咎責、質疑她為什麼要教你們用保險套;希望知道這枚保險套的同學,私下來找老師,解釋一下,老師相信你們只是想要實驗看看,沒有要怪你們,但總是需要有人出來解釋,不然健教老師可能會被解雇。」

後來聽說馬上有同學出面坦白與解釋,真的就是拿來實作測試,沒有人受到傷害。雖然健教老師沒有因此離職,但後來,她整個人就變得無精打采的樣子。

男女合班的性教育

我問先生,他最早接受的性教育是何時,他告訴我是在他高中時,我嚇了一跳,因為他讀的國中是男女合班,我說:「這樣不對吧,男女合班也需要教啊?」

他聳了聳肩開玩笑說:『民風純樸?』
我感到無奈又諷刺:「唉,就是大人們掩耳盜鈴罷了。」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