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定期日記,  重要他人

補習班

老家離學校很近,很多鄰居都是經營安親班或補習班。傍晚的下班時刻,門口的接送人潮堪比百貨周年慶,家長們或騎車或開車,一律在補習班前望穿秋水,等待自己的小孩被放出來。

以前我是鑰匙兒童,一向羨慕放學後去安親班或補習班的同學;在我的想像中,那裡就是交朋友、吃點心,還有很多可愛老師的天堂。但是現在,我眼中所見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景,門外是趕著下班、匆忙接送小孩的辛苦家長,門內是疲憊不堪、好不容易能回家的小孩。

– – –

小學五年級,媽媽終於「聽說」兒童美語的風潮,每天都蒐集不同補習班傳單給她看的我,因此受惠去讀了兩年的英語補習班:每週三上一次課、每節課一小時。第一堂課,老師幫每個同學取英文名字,大家寫出來都是三到四個字母,只有我早就迫不及待在家裡翻遍書,興奮地跟老師說:「我已經想好名字了,我要叫Teresa、跟鄧麗君一樣。」每次上課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,下課時,老師會交代作業,必須回家聽錄音帶,我的進度很容易超前別人,當別的同學A面還沒聽完時,我已經把AB面都各重複聽兩次了。有人教新的東西、可以學到新的知識,還可以跟很多人一起玩,補習對我來說是如此愉快的事情,

上國中後唸寄宿學校,平日無法在家,但我還是很想去補習班上課,找了藉口說想加強數學,媽媽不喜歡陌生人,請認識的老師介紹了另一個老師(他們是師徒關係);週六晚上第一次去找新老師,他要了我的數學考卷去看。老師連續看了幾張,說我需要的不是補習班,只是偶爾有老師可以問問題就夠了。

那是一個剛從師大畢業沒幾年的年輕老師,我心裡氣他不上道、好好的錢不賺。老師卻又說:「這樣吧,我們八點下課,你八點十分過來,讓你問問題,可以嗎?」我喜出望外:『謝謝老師,這樣費用怎麼算?』老師面無表情:「不用收錢,我覺得你問題不多。」

每週六晚上的一對一諮詢,簡直是最幸福的時光,下課等媽媽來接我時,老師的爸媽還會切很多水果給我吃(我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:老師其實沒跟我收學費)。老師長得蠻帥,但不知為何,他一邊解題會一邊挖鼻孔,可是我不在乎,他講的概念很精準,非常實用。直到一學期結束,我的數學考卷分數不是98分就是100分,老師說:「好像差不多了,以後一個月過來問一次,可以嗎?」

再後來,要問的問題越來越少,我決定每次段考完才去找他,有時候他還會列印文章叫我看,下次跟他報告心得;不知不覺間,很多問題,我自己想就能想出來,慢慢覺得、好像也不是如此需要這個老師了。直到考上高中,媽媽帶著我跟禮品,最後一次去老師家拜訪跟道謝;老師收下了禮盒,媽媽說:「謝謝老師,不好意思這三年一直麻煩您。」老師依然不苟言笑:「還好,只是陪他講講話而已,你小孩很可愛、很好笑。」

– – –

上高中後,我已經愛上自己唸書的感覺、能力上也足夠應付,就沒再吵著去補習班;高中的環境很開放,社交圈唾手可得,到後來,我對於認識新朋友逐漸失去興趣,甚至還害怕朋友太多,走到哪都要跟人打招呼聊天。

我才明白,原來以前的我,就只是很寂寞而已。那個數學老師,一眼就看穿我,卻也沒有拆穿,默默地陪我演了三年的戲。我數學本來就很好,難怪他說我很好笑。

– – –

後記:離開老師家的回程路上,我問媽媽送什麼禮盒給老師;她說老師既然不收錢、代表他不在乎禮物貴重,她送的是米粉。突然,我覺得媽媽其實也很可愛。

2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