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典型遊記

魚下巴便當

在台灣旅遊的困境是,美食雖多、風景有限,可是台南沒有這個問題,安平的綠色隧道、眾多古蹟,從早上開始就吃不完的牛肉湯、鍋燒意麵、魚皮料理跟各式小吃,還有當地的水果店;景點與美食的搭配恰到好處,一邊玩、一邊體驗台南人的日常,總覺得他們特別懂得如何愜意地享受生活。

某次的台南二日遊,從中午抵達後就直奔阿財牛肉湯,老闆說先畫單、12點會開始煮,等待的空檔還能先走去義豐買冬瓜波霸跟冬瓜檸檬,回來後剛好上菜;吃沒過多久,老闆突然跟其他客人宣布:「來退單喔~我們車卡在路上,現在沒肉了~~~~」其他顧客一臉傻眼地摸摸鼻子離開,安坐著吃牛肉湯的我們則是內心充滿感恩。

飯後到慶中街吃杏仁豆腐。
海狸 :「我是魚下、你是便當」
我:「?」
然後就巴我的頭
我:「?!」
海狸 :「你看,魚下巴便當」(手指遠處某家便當店的大招牌)

傍晚去日日咖啡,一邊喝三眼怪抹茶牛奶一邊玩劍玉,我向來沒有玩這種玩具的天份。晚上去月津港,單趟40公里、我們居然騎車抵達,雖然海狸騎車到最後幾乎一邊發抖,即使逼他讓我騎車、也是換我冷到腦袋空白。回程總是比較快,中途導航到沒有路燈的產業道路,兩旁雜草叢生、比我還高,一度很怕有奇怪東西突然浮現在黑暗中,想起國中時有個政大畢業的老師說,她跟同學曾經騎山路遇到鬼打牆、騎到機車快沒油的故事,一邊想一邊嚇自己。忍耐到市區後才問海狸騎車時會不會害怕,他說他只是慢慢騎、避免前方突然沒有路而已,相信科學的人真是從早到晚都在享受自由。

隔天認真跑觀光行程,億載金城沒什麼遊客、適合散步,倘若沒有天鵝船那些人工的東西或許更漂亮;飯後去海山館,內部的文創風讓我有點錯亂,真希望古蹟能某種程度保持不變,但或許並不是每種遊客都能接受古蹟原本的樣子。

去安平樹屋前,我跟說我想去洗手間,結果買門票時,海狸天外飛來一筆、對著售票員問:「你們裡面有洗手間嗎?」售票員愣了一下 :「有。」海狸開心地轉過頭來、用何書桓的方式問我:「那麼你、進去再用就可以了吧?」售票員跟他後面排隊的人於是很緊張地看著我,我只好冷靜地回他:「可以。」大家才又鬆了一口氣。

每次來台南,我們都會去水果行,看著牆上貼的手寫招牌紙、那就是南國的標幟。第一天在清吉吃了草莓切盤,甜得像少女漫畫、吃下一口,滿頭都有音符飄出來;隔天在義成吃了一樣的東西,卻覺得少了點什麼,下午臨走前又跑回清吉,順便外帶一盒草莓跟水蜜桃養樂多。結帳時一共440元,草莓切盤80元、草莓一盒200元,第一次買了一杯160元的水蜜桃養樂多,我想著這昂貴的價格不禁一臉呆滯,可愛的老闆連忙戳破我呆滯的泡泡、解釋道:「你看,我是用這個製作 (手指超大顆水蜜桃)。」真的很好喝,雖然走出店外我還在震驚,海狸卻在旁邊顆顆笑、表示他付錢付得很開心,真是一個愛花錢的怪孩子。

– – –

題外話,那天搭車離開台南時,在路上收到學姐的訊息,悲哀的長篇文字、說跟男友分手了。學姐的男友簡稱學長,兩人我都認識多年;簡言之,學長在國外念書劈腿,跑來通知兼逼宮學姐的是第三者。想到從大學開始、從我認識學姐之前,他們就已開始交往;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學長那天,傍晚的天氣微涼,我在宿舍門口前偶遇學姐,路燈初上、學姐穿著長裙,眼裡閃亮地跟我說:「阿獴,你先別走,我男朋友等一下過來接我,順道介紹他給你認識一下。」學長不明就裡地出現,傻愣地站在學姐身旁。她勾著他的手跟我介紹學長,我正經地說:「你可要好好照顧她、她是我們社團之花呢。」學長笑著點點頭。

時間匆匆,八年多的相識與感情都一晃而過;學姐說,她過去的八年好像都被丟進黑洞,瞬間她什麼都沒有了。《吃便當》裡寫道:『為什麼我們需要愛情故事?或許是因為,我們期待能夠有另一個人來療癒自己。』可是,人的一段感情非得要寄託在對方身上嗎?別人能給的、他也能收走。如果決定要讓對方傷害自己,這段感情就只能稱得上輸贏,並且任憑對方主宰。

「跟自己和解」─ 這是所有關係裡最困難的事情,卻是每個人在感情中、唯一能做的事情。關於黑洞,或許在跟自己真正和解之後,會出現新的環境、新的人或物、甚至是新的自己,然後有可能會讓人發覺:「把過去的幾年都丟進黑洞裡,其實很令人開心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