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別壓迫

《東京女子圖鑑》

為什麼人會想要看電影、戲劇?如同藝術對人類的意義,但題材更唾手可得、貼近現實,並提供許多空間讓人思考某些情境下的選擇,無論關於自己、還是身邊的人。

– – –本篇含全劇劇情,建議觀賞後再閱讀- – –

「想成為被人羨慕的人。」

第一集的開端,綾所說的這句話,為她將來的人生鋪敘了所有可能性。沒有人知道這些可能性究竟是好是壞,綾來到東京後像是參加一場「遊戲」,知道自己的籌碼是什麼、也覺得自己知道想要追求的是什麼。於是接下來的每一集當中,觀眾可以不斷看到她在職場與感情上的經歷、變化與晉級,藉由租賃和居住地的轉換,尤其綾在職場上有某種運氣,總是成功升級,擁有一份讓人羨慕的工作與經濟能力,感情方面卻充滿波瀾。

感情中的條件:挑與被挑之間

第一段感情其實已堪稱幸福,但對綾來說,三茶男是出身秋田的同鄉,她好不容易才離開秋田,東京一定還有比三茶更繁華熱鬧的地方吧?如果只是兩個秋田人在東京過著微小平凡的生活,一點都不讓人羨慕,她果斷決定分手。第二段感情,綾選擇跟一位菁英男交往,對方收入高、還是家住惠比壽的東京天龍人。但菁英男聲稱主張不婚主義,儘管被男性好友戳破:『不是不婚、是不想跟妳結婚。』綾依舊逃避現實,直到菁英男某天突然消失,綾這才知道對方早已劈腿、跟一個千金小姐結婚並移居海外了。

綾在第一段感情中嫌棄三茶男出身不好,在第二段感情卻反過來被別人嫌棄;感情中真要講條件,挑與被挑之間的風水都是輪流轉。綾只是安慰自己,菁英男想找的妻子是家庭主婦型,而她可是工作獨當一面的職業女性。

讓別人決定自己的價值

因為綾在職場上的亮眼表現而認識了和服店老闆,並開始第三段感情;和服男過去認識非常多女性公關,很了解綾所追求的虛榮與奢靡。初次約會,和服男讓司機開著豪華名車來接她,並拿出了一雙高跟鞋叫綾穿上,理由是:「妳原本穿的那雙鞋會讓我丟臉。」綾聽完一愣、卻仍然服從地換鞋,滿心竊喜自己換上了高貴的高跟鞋,就像換上玻璃鞋後坐著南瓜馬車要去參加舞會的公主。

看到這邊我心裡卻涼了半截,和服男的意思,其實只是一種貶低:原本穿的鞋 = 綾的品味 = 綾這個人本身若未經他裝飾=讓他丟臉;甚至對和服男而言,綾只是個沒有自我意識的玩具、一個任他打扮與主宰的娃娃。這個玩具沒必要有任何思想,未來有什麼發展也都與他無關,玩具只要聽話、好玩,而綾也沒有多想,一心沉浸在虛榮裡,體驗過許多奢靡,沾沾自喜沉浸在上流社會的虛幻當中。

某天當綾驚覺,身邊的人都已成了媽媽、談論著育兒話題,手機裡秀出小童可愛照片、互相比較或分享經驗,哇你家小孩好可愛、哇這個產品好棒;綾的奢華體驗已經沒有人會羨慕了,只剩她還站在原地當自己心目中的少女,眼前媽媽聯盟裡的閃亮標籤,她一個都沒得到。她回過神來,決定跟和服男攤牌,希望為自己爭取保障。然而和服男只是摸摸她的頭說: 「妳長 (不) 大 (好) 了 (玩)。」並且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。和服男腦中浮現的念頭應該只有:「要去哪裡找下一個玩具呢?」但綾想不透到底怎麼回事,站在和服店外打電話想跟老闆娘告狀,畢竟在這場婚外情中,憑什麼老闆玩得這麼開心、卻不用付出任何傷心的代價?沒想到老闆娘的回應讓她的心一瞬間冷透,原來老闆娘早就知道一切、也習慣和服男在外的風流韻事,綾不過就是玩具們的其中一個罷了,絲毫不被在意。

連續被菁英男、和服男擺了一道,前者只把女人當家庭主婦、後者把女人當玩具,這一定都是這些男人的問題對吧?綾火速地相親並選定了一個男人,既有穩定工作、有房產,更重要的是,他說他尊重女性,希望自己的妻子也能追求自己的夢想。Bingo!這個答案正中紅心!畢竟很多女人結婚生子後,人生就只為先生小孩而忙,但是這位房產男是一個尊重女性的人,這樣的先生一定讓很多人羨慕吧?直到綾某天打掃時,意外發現從衣櫃裡掉出來的『相親教戰手冊』,原來房產男不過是照本宣科,把那句讓她心動不已的話、完美背誦出來罷了;更可惡的是,房產男把生孩子當作一個計畫,更把綾當作一個必須每天記錄體溫、方便受孕的女人,眼看原本應該是要令人羨慕的完美婚姻,一夕之間都成了天大的笑話,綾實在不能忍受並選擇分居。

後面還有兩段短暫的感情,但對我來說缺少感觸,就略過了。

一個永遠都需要從別人身上獲取價值跟標籤的人

第11集、也是最後一集,綾回到老家秋田,看著自己出身東京的媽媽跟鄰居們聊天,不斷被眾人稱讚與羨慕,忍不住憤恨不平地戳破自己母親:「妳不就是一個東京水果店出身的平民女子嗎?」

『想成為被人羨慕的人。』原來綾的媽媽早就完成了這個理想,知道自己的平凡在東京無法出頭,毅然決然地離開、帶著東京的光環稱霸鄉下。而在路上巧遇當初看似不屑她夢想的高中老師,也充滿喜悅地拿出影印雜誌的一頁、告訴綾:「我都會告訴同學妳的故事,大家好羨慕妳呢。」

綾一個人就這樣站在路邊哭了,為她過去二十年來的努力而哭,在她想成為「被人羨慕的人」的這個夢想背後,站著的是一個長久以來孤獨無比、缺乏自信的人,一個永遠都需要從別人身上獲取價值跟標籤的人。她活得好卑微、好辛苦,甚至她永遠看不到盡頭;因為別人能夠給她的、隨時都能夠拿走。在想成為被人羨慕的人的同時,綾或許從未想過、為什麼要去羨慕別人?因為自己沒有,所以別人有的自己也想要有,只要自己擁有了、就會看起來像別人一樣自信或快樂嗎?

並沒有。

她回首過去,發現其他人都過得很幸福,第一份工作的女同事雖然被調職,但也因此讓外遇對象離婚、跟她再次結婚,夫妻倆共同經營事業;而同事的死對頭雖然沒有遇到好對象,但選擇出國留學,待在異鄉工作、擁有自己主宰的生活。還有很多人,即使失去了一些令人稱羨的頭銜,但也靠自己重新建立起理想的生活,過得很滿足、很開心的樣子。為什麼只有綾一路走來這麼辛苦?跟她相同起點的三茶男,擁有了妻子小孩、一臉幸福安心地走在路上,連跟她重逢打招呼、緬懷過去,甚至抱怨一下的時間都沒有。

結語:虛榮與自信

難道那些人真的那麼幸福嗎?其實誰也不知道,人前歡笑的背後、是否藏著一張流淚的臉;或是被人羨慕的其他時間,這些人又曾經默默付出過什麼。或許人生的經營並不像遊戲,能任性地凡事只想挑好的、壞事都留給別人承擔;綾並非不懂知足,可是她沒有承擔的勇氣、也沒有犧牲的覺悟,想要擁有光明面、卻不能承受黑暗面,導致了她永遠都不可能快樂。綾的媽媽擁有自知之明,以自己的籌碼做出了最好的判斷,但綾只是一路迷失、跌跌撞撞。最後的綾終於醒悟,買了屬於自己的房子開始獨立生活,並妥協地跟男性好友作伴,只要能不孤獨終老就好。這樣的結局歸功於綾在職場上的成就,讓她足夠擁有她最後想要的這一切。

最後一集的開頭,一群少女團體在台上跳舞唱歌,說要帶給觀眾們勇氣,台下的男性粉絲們熱烈的揮舞旗子,現場一片歡騰、充滿希望;遠方只有一個觀眾大媽悠悠地說:「要像我這個年紀、還能站上那舞台跳,那才叫做勇氣。」

這部日劇訴說了在東京這座城市中,努力生活的各種人們、不管是他們的樣貌抑或心情;在這裡有各式各樣的可能性、夢想、隨之而來的絕望或是希望;如果要用兩個名詞詮釋這部劇的議題,或許是「虛榮」與「自信」;像是一枚硬幣的兩面,卻是自己能夠掌握在手裡的價值選擇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