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典型遊記

兔子湯與阿嬤(二)

說是簡單吃點東西,但我太了解此人浪費的德式作風,即使是路邊的小餐廳、他依然可以琳瑯滿目點一桌菜:「喜歡的妳就多吃點,不喜歡的吃一口就好。」

回到他家已近傍晚,我們才走入門,阿星的奶奶聽見聲響,走出廚房,她個子不高,穿著一件藕紫上衣,襯著她臉上樸實的笑容,特別溫暖;奶奶對著我說當地方言,我完全聽不懂,歪著頭向身旁的阿星求救,他在我耳邊小聲說:「點頭微笑,笑大一點沒關係,我奶奶就喜歡人家笑。」我馬上撐著嘴笑得跟龍貓一樣。溫州方言感覺特別複雜,理不出頭緒的我只能看他們熱烈討論,奶奶笑著點點頭,我不確定她是開心、或純粹覺得我笑得跟白癡一樣。就像我們在德國初期,我的德文只是嬰幼兒程度,總要依靠阿星翻譯,現在到了他老家,惡整我與否、依然全在他一念之間。

– – –

阿星的父母在他2歲時離開他,前往德國找工作並定居下來,直到他11歲時,才終於帶著妹妹回到中國,打算把他帶回德國。對阿星來說,他是爺爺奶奶帶大的小孩,玩伴是堂兄弟姊妹。「第一次」看到父母跟妹妹出現,他覺得是陌生的一家三口,跟他沒有太大關係;他只想繼續待在爺爺奶奶身邊、不想離開這個地方。

然而他終究離開爺爺奶奶,跟著父母妹妹到了德國。不僅不會德文,他連英文都說不好,每天在外面被同學霸凌、回到家被妹妹欺負,妹妹最愛嗆他:「在這個家,你才是最慢來的陌生人。」

曾經問他怎麼熬過那段日子,他輕描淡寫:「偶爾會在半夜哭著寫信給爺爺奶奶,然後白天上學前再把信撕掉。」畢竟,爺爺奶奶說他們年紀大了,不可能照顧他一輩子,只有回到父母身邊、他才能過更好的生活。阿星不想讓爺爺奶奶擔心,只有他努力適應、過得開心,爺爺奶奶才能放心。

阿星很快就學會德文,上了高中,他連法文都學很快,也交到很多新朋友。在德國入籍的那天,他對中國剩餘的記憶已經不多,唯獨爺爺奶奶,他還是時常想念著。

– – –

在樓上放好行李,我們走回廚房,奶奶跟嬸嬸們正忙碌著;我走到流理臺旁洗手、餘光瞥見一條白色的抹布,非常巨大地掛在水龍頭上,回頭跟阿星指著說:「你們家抹布特別大塊耶。」嬸嬸們跟阿星聽到了、當場笑翻,他居然還先翻譯給奶奶聽、她一陣大笑,跑來給我個擁抱、摸了摸我的頭,只剩我還一頭霧水。

阿星笑岔了氣:「妳看清楚,那是兔子!奶奶剛拔好毛、今晚要煮兔子湯給妳吃的!」

(未完待續)

兔子湯與阿嬤(一)兔子湯與阿嬤(三)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