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進行式

電電蟲

以前喜歡出國旅行,因為可以到新的地方、認識新的人,體驗不一樣的文化與生活;白天熱心教我怎麼購買車票的路人、比手畫腳買食物的攤販,晚上接待我的沙發主與其他沙發客,大家坐在客廳談論自己的國家、聊著各自的過去與現在,一起出門爬山挖化石、一起煮飯看對方料理的過程,酒吧的喧鬧音樂、每個人家中的照片牆或擺飾,對我來說,那就是人的種種生命感。

後來喜歡出國旅行,因為可以跟黑貓一起去跟日常生活不一樣的地方探險;看彼此說非母語的模樣,遇到問題想辦法推卸給責任給對方(我)或是想破頭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(他),沒有預算的每日花費,喜歡什麼都可以買、暫時不用擔心環保或是浪費。最重要的是,可以一整天待著一起,不用像在國內工作的時候,早上10點就得跟彼此說再見、目送對方去上班,等待漫長的一天,直到下午6點半才能夠再聚。旅行的時候,24小時都可以待在一起,無論做什麼好笑或愚蠢的事情也能及時分享、討論,這種日子太罕見,但就是我的一種幸福感。

– – –

因為疫情,年中與年底預定的兩趟出國旅行,應該會取消。原本有點沮喪,沒想到後來疫情變得稍微嚴峻,向來謹慎的台灣人也開始風行在家工作,搭著這股風潮,不知不覺間我們也已經在家工作快一個月了。

現在的我,早上起床的效率加速了,以前黑貓要叫很久、我才臭臉而心不甘情不願地起床刷牙,比較早起床的他一向負責做早餐,一起悠閒吃完早餐、聽他練琴,接著省下了通勤的時間,開始工作。

中午過12點,一起去廚房拿出昨晚預先做好的便當,起初用電鍋加熱、後來便當比較常改變料理方式,中午現洗蔬菜做成炒飯,用餐時同時看20分鐘的劇集(我無法再自己偷跑連續看N集),黑貓工作需要高度專注、因此也比較疲累,下午他會去睡個午覺;等他醒來後通常一起吃水果或是甜點當下午茶,例如今天用前天多預留的水餃皮,等他結束午睡,我們手腳俐索地用太鼓達人的鼓棒桿水餃皮,不到10分鐘就做好了香噴噴的香蕉煎餅。

下午5點多,工作陸續收尾,先浸泡糙米,再出門倒垃圾、散步跟買菜,最後回家一起煮晚餐。變成兩個人一起煮飯,效率加倍,很快就能上菜,一邊吃飯一邊看30-40分鐘的劇集。

– – –

最近配了新的眼鏡,高度近視的我原本就敏感又很難適應新事物,禮拜天一整天都懶洋洋地倒臥在沙發或餐桌旁,看著書、沒特別想做什麼事情,也沒有想要出門去哪裡放風。

黑貓卻從一早開始就變身家事浣熊,拆了循環扇跟浴簾做清洗、刷洗浴室跟廚房,那天是寶可夢的薰香日,他偶爾會玩一下手機;在家吃完午餐直到下午,才突然發現他臉色不太好看。我心想:「糟糕了,我懶洋洋地、沒有先跟他說,一整天他忙了這麼多家事,會不會他是在生我的氣,覺得我都沒有幫忙、簡直廢物點心?」我趕忙跳起來,換下睡衣穿上外出服,嚷嚷著帶他出門晃晃、問他有沒有想要去哪裡玩。他搖搖頭,說想去家居店買個餐墊,舊有的發霉了,他想換新。

出門前,我忐忑不安地問他:「你在生氣嗎?」他板著臉孔、點了點頭,卻沒有說什麼。我也跟著沒有多說什麼,穿好我的帆布鞋,拿好鑰匙,站在玄關等著他一起出門。我想到每次去光華商場,站在門口的店員都會有點搞笑又可愛地問每個路過的客人:「找什麼東西、要不要直接問呢?」但我不能這麼挑釁;走在路上,我又看向黑貓,問他:「還好嗎?是什麼地方讓覺得沮喪呢?」沒想到他搖了搖頭說:『沒事,是我自己的問題,對不起,我不應該擺個臭臉給你看。』

我說:「不是這樣的,我沒事啊,你說說看嘛,為什麼會覺得心情不好呢?」

他再度露出傷心的神色、說:『我今天沒抓到電電蟲,那個是要孵蛋才會出現的稀有寶可夢,下午好不容易遇到兩隻、卻都逃脫了,我好難過。』

原來是因為沒抓到電電蟲而沮喪,這理由也太純真、太可愛了吧,那個瞬間我很想跳起來、用力搓揉他的頭髮。

– – –

如果不是我的鍋,要安慰他就不難;先鼓勵並稱讚他今天有抓到色違的金色尾立,那是我很想要卻沒有的寶可夢。「有時延遲得到的快樂,或許更吸引人啊,今天沒有抓到電電蟲、你會更想要,那麼下次得到時,你就會更加快樂了。」

他想了想,好像也覺得有道理,加上後來買到他喜歡的新餐墊,於是就慢慢釋懷了。

結果過了兩天,出門上完鋼琴課的他馬上傳訊息告訴我:『我的感情被欺騙了。』我一臉疑惑,他說:『今天開始,路上出現了電電蟲,我剛剛就抓了5隻。』

真是個好消息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