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盆洗手

大學四年的雞蛋 (下)

阿綠的室友或許把雞蛋全放在同一個籃子裡;有的人滿手籃子,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愛情;至於我,曾經也以為滿手籃子與好蛋,卻沒想到破了一堆,最後是強顏歡笑另煮一鍋蛋花湯。

世道艱辛,有人依然在各樣籃子裡裝滿雞蛋,不但沒破、還孵出小雞來。

– – –

在社團認識學長跟學姐時,他們已經在交往了,堪稱是社團中模範的一對;因為學長姐從來不會在社辦裡公然放閃,也鮮少有人在校園中看到他們聯袂出現。他們的約會非常低調、社群軟體從來不會放臉貼臉的閃照,但大家都知道,他們感情之好、是去上綜藝節目進行情侶默契考驗,也絕對滿分過關的類型。

他們兩人不同學院,並且個別精通不同的樂器;因為參加社團、會一起切磋新的話題;在我心中,他們就像是武俠小說裡,在某一人快被反派打死時、另一個人就會默默出現,一起打敗反派的伴侶(毫無根據的想像),低調而十足默契;兩人擁有各自的專業、並同時互通共有的興趣。

他們大四那一年,學姐去美國當交換學生,社辦裡經常看見學長帶著筆電坐在角落,一個人默默地打報告、默默地聽歌、默默地看大家聊天。那孤苦的身影引人鼻酸,有人可憐他、特意開了話題問他加入,結果學長搖搖頭拒絕說:他正在想像、學姐也站在社辦裡,跟大家一起聊天的畫面。簡直病入膏肓。

之後等學姐回到台灣開始工作,學長去當兵了;等學長當完兵,學姐又到瑞士讀書了。眾人一度懷疑他們到底是感情好、還是不好?為什麼整顆地球都是讓他們玩躲貓貓的遊樂場?

答案是好。

除了學長當兵那年,沒怎麼看他們更新社群軟體,等到人一被放出來,整個世界都是他們相聚約會的地點;雖然相聚時間有限,他們總是盡量湊齊每一個節日一起慶祝、增添新的回憶,他們一起佈置生活,一個人懂酒、另一個人懂烹飪,再簡單的日常也過得有滋有味。學長後來在澳洲工作,學姐畢業後雖然在歐洲也工作了一陣子,前年他們結婚後,學姐就到澳洲跟學長會合了。

我們這些社團學弟妹,彷彿觀看了一場延續超過十年的全球遠距離虐戀,終於迎來了完結篇。

– – –

我跟黑貓是在大學畢業後才認識,有時候我心裡覺得很可惜,雖然讀同一所大學、卻未能在同一個時間點遇到彼此,沒有機會在校園裡單車雙載、賞流蘇、湖畔吃早餐,或者趕著人群跑加簽、修同一門通識課,比肩聽過同一堂課也好。

無法追求逝去的時間,只能慶幸,現在我們依然常回母校溜搭,聽彼此細數過去的記憶,珍惜著另一番趣味。

我們都接受 一定是彼此不夠成熟 在愛情裡分不了輕重
誠實得過了頭 不能退後也無法向前走
愛是一個自私的念頭 把寂寞消除的理由
剩下的那些感動 能記得多久

<接受> 梁靜茹

如果那個時間真的相遇了,結局又如何?

說不定像阿綠室友錯放一籃雞蛋,也指不定像學長姐收穫了十年愛情。厲曼婷寫道:「愛情和明天,將會換上不可測的臉。」沒有人能預知未來,大家擁有的機會只是回到過去複習自己成熟與否,從來沒有人可以贏得過時間。

– – –

上一篇:大學四年的雞蛋 (上)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