善與惡

非自願單親

前幾天讀到一篇特別的報導,用殯葬業者的角度切入,詳盡地敘述整起案件;特別的地方是,文中對於兩位受害者心境的模擬不似傳統中立的報導,添加了更多作者個人的同理,這種貼近人性的溫度讓人倍感辛酸。

快讀完報導前,卻突然看到文末的提問,我一時語塞。那問題之重,我感到又悲傷、又憤怒。

來自YAHOO奇摩知識+的死亡詢問,一個4歲女童之死

– – –

此件虐童致死案最後的判決:

二表姨周鳳珍被依傷害致死、傷害、妨害自由等罪判12年徒刑、大阿姨周靜宜則依傷害、妨害自由等罪,判處3年徒刑。而坐視自己孩子被家暴致死的死者母親李玉禪,也被認定是共同正犯判處8年徒刑

女童是無辜的,4歲的年紀應該天真無邪,她卻用她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早熟忍耐,葬送了自己一條小小的生命。

但作者那一句:「還記得妳的孩子嗎?」

這個傷人至深的問題,或許正是整個社會對於每一個苦苦掙扎撫養孩子的單親小家長、每一個非自願單親家庭的惡意。

記得嗎?本案的判決就只有三個人被判刑。我想問:「孩子是一個21歲的人能獨立生下來的嗎?女童的生父去哪裡了?難道這一個人只有射精的功能?」

一個少女在17歲時未婚懷孕,放棄學業與男友同居。我想問:「學校在幹嘛?輔導系統呢?少女的家庭是否也是高風險家庭?這些都沒有人介入過嗎?」

沒有。這個少女就這樣跟女兒、男友一起開啟新生活,隨即遭逢挫折:男友不斷對她家暴。

我猜測,少女正是來自高風險家庭,為了逃離她覺得惡劣的原生環境 ,17歲時就做出了人生的第一個決定:生小孩,並且希望男友跟新生活能夠給她帶來幸福。在第一個希望破滅之後,少女根本不可能回到原生家庭,她又做了人生的第二個決定,去台北找表姊們。表姊也有小孩,同是媽媽、一定能理解她的苦楚跟困境,這次一定可以獲得幫忙,重獲新生。少女沒有想到的是,她的每一個決定,都是下下籤,甚至將自己送入監獄。

– – –

如果這個小媽媽不記得她的小孩,當初要離開家暴男友時,她大可以孤身一人逃跑,何必要帶個4歲小孩?社會新聞常常可以看到,很多家長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小孩,爸爸也好、媽媽也好,一個人離開最快、很多人不會帶走小孩。顯然男友也不太在意她們的女兒,母女倆說走就走、通篇新聞裡從來沒出現過男友的蹤跡或是一點關心;假如全世界就只剩下她會愛她的小孩了,她怎麼會拋下這個小孩?

如果她有人支持的話,如果她在台北能夠安心出門找工作,如果她很快可以找到一份養活自己跟女兒、甚至付得起房租的工作,如果她能夠經濟獨立……有好多好多的如果,正如她當初離開原生家庭、離開家暴男友……她每次都以為自己可以成功,可是每一次都失敗。或許、作為一個人,她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,卻沒想到這麼困難。如果只有她一個人,會容易些嗎?還是說,不管她跟著誰、帶著誰,這個社會的現實就是如此殘酷?

她找不到工作,連經濟都得依附在表姊一家人眼皮底下,眼看連最後一個容身之處都快要失去了,少女已經21歲了,她還能怎麼辦?當表姊開始打她的女兒,她沒有說話,4歲的小孩事實上已經具備語言跟邏輯能力,懂得看大人眼色、懂得忍耐。少女很慶幸,她的女兒總是很聽她的話、即使善良的陌生人怎麼問都守口如瓶,忠誠地保守著大人與她之間的秘密;直到有一天,她的女兒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,再也聽不見她說什麼了。

女童名叫李琬嬿,時年4歲,匆匆忙忙地來到人世間,然後、悄然離去。

女童的悲劇無庸置疑,類似案件層出不窮,只能很殘酷地說:出生在這樣的家庭條件,離去對她而言,或許更可能是一種解脫。也許在另一個世界裡、她重新獲得了新的身分,希望那裏沒有痛苦,希望她的靈魂能夠獲得安息。妳是個可愛的小孩、妳沒有錯;是這個社會的大人們對不起妳、沒能及時幫上忙,對不起。希望妳下次遇見更好的家人,他們一定會好好愛妳,把全世界的愛與快樂都帶給妳。

而整起案件中最辛苦、也最痛苦的人,就是失去女兒的少女。

最近看的刑警日劇中,有個通緝犯為了逃避刑責入獄,整整逃亡10年,想要等追溯期滿重獲自由身。事實上,如果他願意自首服刑的話,可能只要關個8年就好了。這個通緝犯虛耗了10年的人生,甚至犯下更重的罪,最終還是入了監獄。

少女應該已經回歸社會了嗎?希望她可以遇見更多的好人,希望她可以慢慢地、越來越順利。過去的她,真的辛苦了。每個人都有犯錯的經歷,她付出的代價雖然特別高,但一切也都過去了。不需要再責怪自己,犯錯是可以被原諒的,希望她可以真正展開新的生活。

面對他人的不幸,縱使旁觀也算了;很多時候、並非奢求理解,
而是單純希望第三人:不要如此輕易地說出風涼話。

– – –

以前覺得人生的速度太慢,未來看似遙遠、似乎沒有盡頭;現在恍然回頭,才發現種種順遂或坎坷的經歷,逐一鋪成道路,點點滴滴的回憶都能輕易觸動我。

這則新聞讓我感到揪心的瞬間,或許是因為「4歲」這個關鍵字。

有次回彰化老家,錯過了班次有限的客運,回到家已深夜;媽媽說,4歲的姪女知道我會回去,睡前還鍥而不捨地問:「姑姑呢?怎麼還沒回來?我要姑姑陪我。」大人哄著她,她才心不甘情不願地睡去。

舟車勞頓的我回到自己房間,一沾枕頭秒入夢鄉;睡夢中依稀感覺天色乍亮,我的房間門突然嘎然一聲被推開,媽媽領著姪女走進來,我定睛一看手錶:六點十分;屁孩一臉睡眼惺忪,手抱著她的紫色小毯子、跳上床來,鑽進我懷裡撒嬌道:「姑姑我要跟妳睡。」

想到去年過年的時候,發紅包給姪女;上一秒跟我說「姑姑謝謝」、下一秒居然問:「姑姑還有嗎?」跟她解釋同一個人只會發一個紅包,她一臉問號,我又好氣又好笑,童言童語真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事情。

也許對她來說,天還沒亮,一個夜晚仍未結束,她心心念念等我回家、等我說睡前故事給她聽、等我陪她睡覺;昨晚她被大人呼嚨騙入夢,現在趁醒來的片刻衝來找我,她的願望就滿足了。小孩身上總是帶著一股奶甜味,但她前一天肯定沒洗頭,超臭,傳說中的乳臭未乾。我依然抱著她,用棉被蓋好她的肚子,兩個人繼續呼呼沉睡。

這個小孩多麼幸運,有好多人愛著她。不管她未來遇到什麼樣的挫折,不要害怕,我會陪著妳、支持妳。這才是大人應該做的事情。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