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與影劇雜感

《快思慢想》

這本書的中文版大名鼎鼎,翻譯的品質會讓人完全沉浸在書中的中文世界、恰似一個走不出來的迷宮;其實如果花時間幾次推敲,也是可以看懂,但同樣都要花時間推敲譯文的邏輯到底是什麼 ,我咧,為何不直接看英文版?反正一樣都要花時間去思考。

這麼說來,哈利波特的翻譯團隊真的好偉大,肯定很常在開會討論、而且沒有畢業壓力吧。

本書作者在30幾歲的時候,遇到另一位教授跟他有同樣理念,兩人興趣相投、一起研究出後來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理論,只是可惜另一位教授59歲就因皮膚癌過世了;他說,兩人的共同興趣就是一起批評人,透過批評、想為什麼,然後去找出與統合背後的原因。

我驚覺這跟我好像,豈不就是我人生追求的事情?

雖然黑貓對我的評語曾經就是:從沒遇過像我這麼具侵略性的人(aggressive),但這就是我生命泉源之一啊,大學時很喜歡跟室友心理鼠聊天,總覺得很有趣,身為心理系書券的她、也是一個很批判的人,擁有很多我沒想過的解法、也有背後理論去支持;不過可能自然組的人對我來說都可以有類似效果,畢竟背景相異,如果他們也對我有興趣的話題感興趣,一起聊天時總能擦出很多不同的火花。例如黑貓因為對我有愛,他就願意花時間陪我討論,提供他的想法,我特別喜歡這種交流。

但書讀到後來還是快受不了,忍不住跟黑貓說讀中文版快思慢想好痛苦,在想是不是不如去買英文版,他聽完後走進了書房,從書櫃上拿了一本書給我,登愣!這不就是英文版快思慢想嗎?看起來舊舊的、而且我的確也對這書皮有印象。

「什麼,原來你有英文版的,你怎麼不說?」
『我以為你知道我有啊。』
「天啊,我那時候還不知道這本書。」

真是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、那書就在黑貓書櫃處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