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進行式

自我保護的能力

前陣子經歷了一場買房風波,標的金額大於一千萬,已付的幾百萬頭期款很有可能打水漂;即使興訟、也至少損失上百萬。

那個月大概是我人生以來壓力最大的時期。買房前如果下完斡旋沒買到房子,我會睡不好;卻沒有料到,因為太過相信他人而誤入陷阱,當買到房子簽約後,每個晚上我開始睡不著覺。

– – –

回想人生中上一次失眠的時期,已經是十年之前;學測沒考好的我、緊接著要準備指考,卻在一晚失眠之後、連續兩個禮拜都沒睡好覺,連帶影響隔天上課跟晚上讀書,我心想:「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。」跟家人討論只得到”放輕鬆,不要想太多”這種無用的建議,我決定去找一個我很信任的國文老師求助。

老師聽完我的敘述,從她皮夾裡拿出一張名片:「你去學校附近的這間診所掛號,看診時、記得把這張名片給醫師。這是我先生的名片,診所醫師跟他以前是同班同學,你跟醫師說、是我們介紹你過去。」

我帶著那張名片去看診,原本一臉嚴肅的醫師看到名片後微微一笑,問了老師跟師丈的狀況,然後跟我閒聊了一下。醫師告訴我、這個問題先吃安眠藥一段時間就可以解決。我很緊張地問他:「會不會我未來都要依賴安眠藥才能入睡?」醫師說:「不會的,你現在會失眠,是因為你覺得要準備剩一次機會的考試,壓力很大、才導致你的身體連帶受到短暫的影響。先透過藥物的輔助,把生理時鐘調回來,等之後考完試,你就沒事了。」

走出診間前,醫師又跟我說:「先把眼前能讀的書準備好,就很棒了,現階段盡力就好;如果還有遇到其他問題,不要客氣,隨時再來找我。」

吃藥一陣子後,失眠的問題就解決了;指考順利地考完,進了我嚮往的大學。

其實,老師給不給我名片或許無所謂,但每一步走來,都讓我深信:「啊,原來有這麼多人在我身邊可以求助,只要我願意開口、他們也都會願意幫忙我解決問題,我不是一個人在面對這樣的困境。」

– – –

然而買房風波卻不是這麼簡單,牽涉到履約或按日計算的違約金,現實中仍然有許多問題必須盡快面對跟處理;睡不著的夜晚,我一遍又一遍找法條、讀判決書,白天一邊工作、一邊諮詢,連吃飯的胃口都銳減,體重在一個月內少了近三公斤。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心力交瘁是這種感覺,甚至一度產生念頭:「或許我應該去基督教會,這樣就能找到很多人支持、傾聽我的煩惱。」畢竟伴侶也承受同樣的壓力、我沒理由再給他多一層負擔,可是一個人要承擔這麼多的心事,真的太過疲累。

起初在意識到糾紛與問題時,伴侶已經做好調查;我們合作擬定策略,先禮後兵、進行對話錄音並完成蒐證的所有步驟。我有朋友是執業律師、客戶有知名youtuber,並且也透過議員、消保官、市政府,陸續進行相關諮詢,直到確立所有籌碼,接著才進行談判,寄存證信函。在法律/自媒體/公權力的協助下,最終無條件解約,順利取回已付的所有款項及本票。

法律不會幫助所有人,法律只會保護 “懂法律的人”

初次談判前是周末,我根本不知道該問誰;想起大學朋友是執業律師,多年未聯絡、用line詢問,他飛快地看完合約書後就回覆我、還不跟我收任何諮詢費用。即使後來順利解決,想送禮給他、也堅持不收。「不要突然變那麼客氣好嗎?」看著他傳來的訊息,我很難用文字去描述這種安定的感覺。

後續也諮詢了其他律師,但其他人給的建議都很中性。在我的情況裡,訴訟只是談判過程的手段之一,並非目的;只有我的律師朋友,完整地教導我怎麼用有利的角度去跟對方談判、以及施壓的詳細步驟。假如沒有朋友的建議,或許無法如此順利落幕。

– – –

人的心靈何其脆弱,像是要把霧面玻璃拋光,看清楚生命的本質,結果一不小心就碰碎了。於是單純又受傷的我們——相信科學,相信理性,相信成功,相信金錢,相信愛情,相信星座,相信瑜伽,相信塑身,相信政治,相信偶像,相信直銷,相信靈修,相信房產廣告,相信營養食品,相信健康資訊,相信電視購物,相信股票老師,相信熱門名醫,相信排隊美食;相信謊言,也相信相信⋯⋯以上,你至少能找到三樣相信的東西,所以這個社會到處都是信仰,到處都有宗教,到處都存在騙術。


【鏡相人間】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:那些我們被洗腦的日子 – 鍾岳明

在我一度心灰意冷、想上網找教會的地址資訊前,不知何時內建的權利意識、原有的人脈、與社會資源的支持,已經幫忙我平安度過困境。看到帳戶中恢復的數字,伴侶問我:「你現在還想去教會嗎?」我搖搖頭:「已經不需要了。」

過去,我向來不屑把人生寄託在算命與宗教之上,總質疑:信徒們為什麼要請鬼開藥單?經歷了這場買房風波,我才體會到,即便掌握眾多資源,每個夜晚我還是睡不著覺。那麼,社會中的芸芸弱勢,既沒來得及錄音錄影蒐證、不認識相關人士、抑或不知道有什麼公眾資源可以利用的人們,對他們而言、又有什麼辦法,去面對人生中一次又一次的困境?甚至,有些人求援時不幸遇上不對的窗口,像是錯過閘口或下錯交流道 、一遍又一遍繞上更長更苦的路。

之所以能夠內建權利意識,善用人脈並利用現有資源,這些事情本身就是透過後天教育才得以構築。即使我的家人先天無能給我任何實質建議、無法隨時在側保護我,但他們用辛苦賺來的錢,換得其他領域的教育資源供給我,加上我一路走來遇到的人多屬良善,每次開口求助都找到相對應的協助,因此我不曾迷路、安全下車。

我才明白,擁有自我保護能力的我,不過是比較幸運罷了。

(關於買房風波的心得,日後再敘述)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