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我認同,  觀點,  黑貓

當一個男生想留長頭髮的時候

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阻止他。(誤)

事情的起因是我。留了將近十年長髮的我,每天花超過十五分鐘時間吹乾頭髮已經是家常便飯,某個晚上聽音樂的時候,深深覺得Alice Sara Ott的髮型好好看,感覺很快可以吹乾,而且回想起來我也好久沒有剪短頭髮了;人生苦短、我火速預約也差不多久違十年的設計師,忍受過洗頭人員一陣前不著村、後不著店的艱難尬聊之後終於進入討論階段,我秀出手機上的照片,設計師向我講解如何整理並根據我的狀況又提供了一些建議、確定我可以接受,就幫我剪了個清爽的短髮。

換了個造型,整個人煥然一新,我對自己過去十年來的保守不禁感到懊悔:早知道每隔幾年就應該要剪不同髮型,做新的嘗試居然如此有趣。

(大學時的我已曾經嘗試過各種染燙,對這方面沒有太大興趣,因為不管是染髮或燙髮,後續要付出的維護成本與時間非常龐大,通常過了一段時間還得砍掉重練髮質,懶人如我覺得那樣的改頭換面太過麻煩)

– – –

因為有了這次換造型的感悟,我問黑貓:「怎麼樣?有沒有興趣換個髮型?」他想了想,告訴我:或許他可以嘗試留長頭髮,留到可以紮個小馬尾或是綁個丸子頭。他活了快30年,從來沒有看過那樣的自己,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體驗。於是,在我的支持與鼓勵(?)之下,他開始了他的留長髮旅程。

大約留長一個月之後,慢慢就有人開始注意到他比以往還要長的頭髮。

這時一般人的反應通常還很平淡:「喔?你是不是很久沒剪頭髮了?」
黑貓也會很平靜地回答:「我要留長。」
一般人通常也不會當一回事:「恩恩。」

過了兩個月,他公司的同事們已經麻痺、或者回想起來他要留長這件事情,轉而認真看待、不會再有人開口「提醒」他要不要去剪頭髮了。

黑貓在職場上從來沒被過度關心甚至刁難,但從這個階段開始,壓力會從內部出現,也就是家人。

– – –

回黑貓老家,當貓媽第一眼看到他的頭髮時,立刻眉頭一皺:
「你該去剪頭髮了吧?這樣也太長。」
黑貓平靜回答:「我要留長。」
貓媽一臉不耐:「長到怎樣?你太太都不管你的嗎?」
黑貓:「不會啊,我就想留長。」

我心想:「要管什麼?只是留長頭髮,又不是殺人放火。」但我錯了,對某些人來說,男生留長頭髮真的就是如同殺人放火般的事情。

畫面轉到我家,我哥第一眼看到黑貓就大驚失色:「欸你頭髮怎麼回事?該去修剪了啦!」
我爸:「怎麼頭髮那麼長?」
我媽得知了黑貓要留長頭髮之後,情緒最是激動:「男生留什麼長頭髮?去剪掉啦,這樣很難看欸!」

因為是自己的媽媽,可以直接當面開嗆,我問她:「男生留長頭髮為什麼就是難看?妳是女生留短頭髮,有人說妳難看嗎?」
我媽一邊嘰哩瓜拉說:「不一樣啦,反正男生就是不可以留長頭髮。」

– – –

又過了兩個月,黑貓留長頭髮的時間已經累積五個月,可以紮起一束短短的馬尾,瀏海也快超過耳朵。

回到黑貓家,貓媽沒有再表示反對意見,但是會對造型提出不滿,例如要綁起來、或是要把瀏海都夾起來,總之不要讓她看到那毛茸茸的長髮飄動,她會覺得不舒服。

適逢過年的親戚聚餐,黑貓一出現就成為全場矚目焦點,大家紛紛跑來問他:
「欸你頭髮怎麼這麼長?」(我心想:就想留長啊?)
「是台北剪頭髮太貴了嗎?」 (我心想:不會,也是有百元理髮,但想留長啊?)
「你現在打算怎樣?」(我心想:想留長啊?)
「為什麼會突然想留長啊?」(我心想:他這30年幾乎都是一樣髮型,不能換?)
「你這樣真的好嗎?」(我心想:你這樣問才真的不好吧?)

站在他身旁,忍不住想到、如果他沒有一個「妻子」吉祥物站在他旁邊,不知道有些問句會不會變得更尖銳?

男生在提問之後,聽到他想留長頭髮,通常就不會再多說什麼,甚至有些男性長輩看到他紮個馬尾的模樣還會直接稱讚他:「帥喔。」但是女生對於黑貓的長頭髮多半沒有這麼友善,經過了幾次洗禮/跳針提問之後,他發現誠實回答:「我想留長頭髮」時,幾乎不太可能讓問題平息、反而會激發更多質疑,於是他改回答:「想了解看看長頭髮是什麼樣子」「體驗一下長頭髮女生的辛苦」這樣的回答比較受女性長輩的青睞,通常會笑笑地不再批評什麼。

有次他生病,去看一個認識20幾年的家庭醫師,當他踏入診間、醫師瞇起了眼盯著他的馬尾跟長頭髮,沉默了大概十秒,幽幽地說:「我有個112法律系的姪子,也是某次過年時遇見就突然留了頭長髮,嗯…年輕人多嘗試也是不錯的。」彷彿感覺到這位長輩默默的關心與支持,還不惜硬生生擠出個例子送給黑貓;雖然有點窩心,但也不禁黑人問號:這個社會對男生留長頭髮到底是有多少意見啦!!!!!

– – –

又過了一個月去我家。我爸看到黑貓已經從平靜變成有點奇怪的稱讚:
「喔,你最近在彈蕭邦的曲子嗎?我感覺到你身上帶著一股濃濃藝術家的氣息!」
(顯示為一個想跟女婿拉近關係的老人)

但我媽完全相反,甚至還口出惡言:
「黑貓,你真的改剪頭髮了,這樣男不男女不女的,很難看。」

我再度開嗆:「他留長頭髮、妳就認不出他是男的嗎?那妳留短頭髮,有人把妳當成男的嗎?性別跟頭髮長度無關。」

我媽鼻子摸摸,一溜菸逃走了,但她還是不死心,私底下跟我爸碎嘴;我爸迫不得已,趁著黑貓不注意的時候跑到我身邊來、小小聲地跟我問道:
「欸,我知道有家百元理髮蠻不錯的,需要介紹給黑貓嗎?」

我又好氣又好笑:「他是想要留長頭髮,不是沒錢剪頭髮,好嗎?」
我爸一臉無奈:「我知道啊,我只是奉命來問,給個交待罷了。」

– – –

其實大人讓人失望也沒有什麼好意外的,最令人傷心還是純真小孩的反應。

當我四歲姪女第一眼看到黑貓紮著個馬尾的時候,一臉天真又困惑地說:
「為什麼姑丈看起來這麼奇怪?」

當下我內心說不難過是騙人的。

她才四歲,但是這些性別偏見已經慢慢地內建在她心中了,例如男生就是短頭髮、穿粉紅色就是女生……小孩是無辜的,真正需要檢討的是大人。

或許,在男孩教養的守則裡面,很多規範男性霸氣的教條,本意不是要束縛男性、而是家長們擔心小男孩/兒子如果沒有服從外面社會的規定,將來在學校或是社會系統當中會成為被針對、甚至霸凌的對象。

但我們沒有想到的是,這些教條雞生蛋、蛋生雞,不知道從哪天起就再也沒有人去在乎男生們真正的喜好與感受,他們必須要堅強、不能夠太在乎外貌好看與否、不可以隨便顯露情緒、有負面情緒就是懦弱……同樣的,女生們也面臨著其他針對女生的教條,在固化性別的框架下,沒有人是自由的。

我倒也不是唯一信仰自由的人,只是對我來說,在沒有傷害到其他人的利益之下,如果每個人活著都只是按照社會的框架、而不是自己內心深處真正的渴望,這樣的一個靈魂,實在是太寂寞了。

– – –

關於現代男性為什麼多數都是留短髮,爬梳歷史其實很有意思。不管是古代的西方或東方,男女幾乎都是留長頭髮,甚至古代西方貴族男子還會配戴長假髮、視為美的展現。而清朝女真人對男性髮型有特別愛好,要求前半部頭髮剃光、後面只梳一條長辮子。(現在回去仔細看清裝劇的男子,才覺得這個審美真的好清新好特別)

西方對於男女髮型沒有特別定論,直到16世紀,英國國王亨利八世下令,男人一律剪短頭髮,女人一律留長頭髮,但後來詹姆斯一世登基,恢復了男人留長頭髮的習慣。

直到19世紀以後,才形成男人留短髮、女人留長髮的風俗。有一說是近代工業革命,大量工廠與就業機會產生,工人階層由於接觸機械化生產,長頭髮容易被卡進機器造成生命危險,並且長頭髮需要花很長時間整理,也容易髒,不合時宜。女人或許因為愛美而留長髮,也不得不把頭髮盤起來,男人則索性剪掉頭髮;另一說是世界大戰的興起,男人因為上戰場,為了作戰方便、不成為敵人目標,因此頭髮一律剪短。現代男人若入伍,第一步也都是把頭髮剃短;台灣役男們進成功嶺的第一步,除非是自己先理成光頭,否則髮婆一定還是會剃頭並收錢,而且是亂理/狗啃的那種。基本上就是不把一個人當人看,比男犯人入監獄前剃光頭(辱刑)好一點點,但也沒有好到哪裡去。至於同樣有髮禁的還有台灣2005年以前的國高中男生,小小年紀就被強迫要理三分頭,堪稱慘中之慘。

中國男人開始留現代意義上的短髮是在辛亥革命後。在此之前,只有一些少數民族的男子習慣留短髮。清朝入主中原後,強迫全國成年男子剃髮蓄辮,這一制度在辛亥革命後被廢除,又隨著不久後西方文化湧入與反清的社會風潮,中國人開始接受短髮作為新式髮型,軍人和男學生也都成為短髮的熱衷者。

古代的日本男人原本也是留長髮,武士階層還會綁起來做武士頭造型,對他們而言,武士刀與髮髻是尊嚴地位的象徵。在電影《末代武士》(The Last Samurai, 2003)中,有一幕強烈象徵西方文化侵略與抹殺日本傳統,一名西方將軍以暴力剪除了日本武士頭頂的髮髻,年輕武士跪地痛哭。

這些歷史或許早已被人們淡忘,不知道為什麼,我腦海中浮現了the Killers的一首歌,那段旋律這樣唱著:

“I got soul, but I’m not a soldier……”
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請在下方幫我按 5 次Like、也歡迎留言給我,謝謝你行動上的支持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