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定期日記

練習把疼痛說出來

幫貓的某個傷口擦藥,我心生疑惑:不管以什麼角度、或是什麼力道,他怎麼都沒有反應? 聽說關雲長很耐痛,能夠一邊下棋、一邊接受華佗刮骨療傷,這也太奇怪了。

我:「會痛嗎?」
貓:『會。』
我:「…… (為什麼不說)」

等擦完藥,我跟貓說,下次如果會痛可以主動說,這樣我才有辦法及時反應。

有些人不是感覺不到痛,他只是以為忍耐著、痛很快就會過去。

其實把疼痛說出來,也是一種選擇。這樣別人就會知道該注意跟控制自己,也才能減輕疼痛、避免造成更大傷害,下次也有機會不再發生。

如果把疼痛說出來,別人不但不停止、還持續傷害,這樣問題就是在這個人身上,最好果斷離開對方。

提升疼痛的閾值

有次我在家工作,坐了一整天都沒有出門,結果隔天膝蓋又感到不適;去復健科報到,敘述完情況、醫師檢查完後告訴我:「你的結構都沒有問題,我想,是因為你那天坐了一整天,缺乏運動導致暫時的肌肉痠痛。」

我一臉懵懂:「所以解法其實就是、要運動?」

醫師點點頭:「當然,就算你覺得你坐著一整天都沒有動,為什麼膝蓋會不舒服,你想、你讓你的膝蓋彎曲將近90度一整天,他能舒服嗎?運動能夠提升你身體對於疼痛的閾值。假如你都待在家、一出門吹到風就很冷馬上感冒,但如果你常出門走動活動,去提高身體的耐受度,運動也一樣,不會讓你一點點風吹草動,就馬上覺得這裡疼、那裡痛。」

前面提到練習把疼痛說出來,但要是太常感到疼痛,這樣是不是可能代表自己對於疼痛的閾值太低?如果運動可以用來提升身體對於疼痛的閾值,那要做什麼事情,能夠提升心靈對於疼痛的閾值?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